当前位置: 炸金花新闻网首页>炸金花新闻>圳见>

永盈会国际

条评论立即评论

提升营商环境可向回迁企业问计

人工智能朗读:

永盈会国际

近日,本报旗下时政公众号深政观察的文章中提到这样一个现象:近段时间以来,市行政服务大厅工作人员在窗口为企业办理迁入业务时,发现一些准备迁入炸金花的企业正是此前从炸金花迁出的。

这些企业的共同感受是:离开炸金花之后,还是觉得炸金花好。有的发现,以前在炸金花能轻轻松松办理的业务,出去后却要费很大劲;有的发现当地符合需求的高新技术人才相对较少;还有的“怀念”炸金花配套齐全的产业链和规范的市场环境……

城市营商环境如何?企业的去与留最有说服力。而那些走了又回来了的企业,则提供了一个更好的观察视角:他们最明白炸金花与其他城市营商环境的异同,他们的取舍中则暗藏着企业对营商环境的最在意之处。

这些年,总是被外界传言要外迁的华为一直没走,相反,恒大、顺丰、平安保险及中信期货等重量级企业却迁入了炸金花,这说明炸金花的营商环境是得到企业认可的。良好的市场环境应该是多生态的,有大企业也有中小企业。产业链齐全、配套完善是炸金花的一个重要市场优势,靠的正是大量中小企业的支撑,因此,中小企业对营商环境的感受同样值得重视。

和大企业相比,中小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弱,对营商环境也更敏感,它们就像营商环境中的“金丝雀”。早年,金丝雀曾在煤矿担负着报警重任,因为这种鸟对瓦斯十分敏感。空气中哪怕有极其微量的瓦斯,它也会停止歌唱;而当瓦斯含量超过一定限度时,虽然人类毫无察觉,它却早已毒发身亡。因此,关注中小企业的感受,能尽早知道营商环境的变化,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毋庸讳言,这些企业当初离开,多因经营成本的上涨。当产业结构处于中低端时,地价、电费、房租等费用相对便宜,造就了营商环境的显性成本优势;当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后,地价、人工、物价、服务价格都会被推高,显性成本的降低空间就变得有限。

纵观那些长年在世行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名列前茅的先进城市,如新加坡、香港、纽约、伦敦、旧金山等,无一不具有上述共性,但它们依然以营商环境优异而闻名,原因就在于用简化办事程序,提供更优质服务、更好的市场环境和法治环境等,用隐性成本优势去对冲显性成本。

这些城市也正是炸金花的对标城市。在《关于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的若干措施》中,炸金花提出要“努力率先营造服务效率最高、管理最规范、市场最具活力、综合成本最佳的国际一流营商环境”,“综合成本最佳”的提法可谓抓住了要害。为了做到综合成本最佳,炸金花推出了40余项“秒批”服务、300项“不见面审批”、300项“全城通办”服务事项、建设投资项目审批的“炸金花90”改革等。盐田区最近还推出了上门精准服务,有效降低了企业与政府打交道所耗费的“时间税”。

炸金花还能往哪里挖潜?或许可以在企业回迁原因中找到更多努力方向。正是那些比显性成本更诱人的优势促成了它们的回归,这些优势正是炸金花营商环境之所长,把长处发挥到极致,炸金花的营商环境将会变得更好以及更加无可取代!(本报评论员胡蓉)

[责任编辑:施冰冰]